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洞螟 伏雨辰星-第七百八十一節 脫身與秘辛熱推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金属性螟虫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师弋估计,之前贰负吞噬羽幢峡凡人时,应该是将那金属性螟虫的宿主也一起吞下了肚。
而神体本就带有一部分规则力量,在这种力量的作用下,被吞噬之人的神魂根本无法离开。
而与神魂绑定在一起的螟虫,自然也就留在了贰负的体内。
在贰负彻底消亡之后,这金属性螟虫也就重新显现了出来,并被螟母给感应到了。
想通前因后果之后,师弋在心中暗喜,感叹这一趟没有白来。
就在这个时候,霍冬春朝师弋这里飞了过来。
其人的脸上也带着喜色,毕竟贰负这个罪魁祸首死亡之后,羽幢峡也能够稍微安稳一些。
“多谢师道友仗义出手,帮我除了这个心腹大患。”霍冬春笑着对师弋谢道。
师弋闻言,表面上与对方客套了一番。
不过,心里面师弋却在思考着,待会该以什么样的借口脱身。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霍冬春突然对师弋说道:
“师道友如果想要就此离开的话,大可以现在就走。”
师弋闻言,不由得心中一惊,这霍冬春为什么会窥探到自己的想法。
为防对方是在诈自己,师弋强装镇定得开口问道:
“霍道友这话什么意思,实在是令在下有些摸不着头脑。”
霍冬春闻言,脸上微微一笑。
他没有正面回答师弋的问题,反而抬起手并在师弋的面前轻轻摊开。
看到对方手中的东西,师弋脸上的表情再也绷不住了。
因为霍冬春手上的,分明就是师弋的那枚恒古石。
自己明明已经将恒古石提前收起来了,为什么会出现在霍冬春的手上。
一念及此,师弋下意识就往怀里摸了过去。
这一摸,师弋发现自己的恒古石分明还在身上。
另一边,霍冬春看到师弋的动作,不禁笑着说道:
“师道友不用猜了,我手上的这枚恒古石。
只是我利用宙道能力,所凝聚的一个泡影而已。
我此举并非是想要试探道友,而是想要让道友明白。
通过宙道能力,我已经洞悉了一部分真相。
我们之间可以坦诚一些,没有必要再兜圈子了。”
说着,霍冬春将那只摊开的手轻轻一握。
再摊开时,他手上的那枚恒古石已然消失不见了。
眼见对方说到了这个份上,师弋知道已经糊弄不下去了。
在小心戒备的同时,师弋沉声问道:
“所以呢,你到底想怎么样。”
霍冬春见状,笑着对师弋回道:
“师道友大可不必对我这么戒备,我们本就无冤无仇。
更何况,道友除掉了贰负,反而是有利于我的。
就像我刚才所说的那样,师道友如果想要就此离开的话。
但请自便,我是不会出手干预的。
至于柯千龄那边,我也会替道友遮掩一二的。”
师弋没想到,这霍冬春竟然这么好说话。
为防对方口不应心,师弋二话不说直接朝另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而那霍冬春果然没有食言,他只是站在原地平静的注视着师弋离开。
这个时候,师弋不禁对霍冬春有了一丝好感。
这份好感的来源,并不全是因为霍冬春放了自己一马。
还因为师弋能够看出来,霍冬春与柯千龄等假秘境布置者并不一样。
刚才霍冬春并没有承认,他与须臾山之间的关系。
但是,从对方凝聚出一枚恒古石之后。
师弋就知道自己之前猜的八九不离十,霍冬春应该就是须臾山的缔造者。
现世存在了诸多假秘境,它们最根本的目的就是收割人命。
不过,相比于汲魂之地、六贼破魔宫、天渊秘境等吃人魔窟。
须臾山可以算是诸多假秘境当中,最为温和的一个了。
须臾山最多只是,收一些进入的门票而已。
在须臾山的内部,真正要命的设计其实并不多。
奏国甚至利用须臾山,发展出了全大陆数一数二的国力。
这一点,与其他只想把进入其中的人给弄死的假秘境,有着非常显著的差异。
起初,师弋都有些不好定性,这须臾山到底是不是人造的。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霍冬春的心性所致。
从第一眼看到对方起,师弋就知道霍冬春与柯千龄等圣胎境修士并不一样。
关于这一点,通过霍冬春庇护羽幢峡就能够看出来。
心怀善念,想必这也是对方会放了自己的原因吧。
想清楚此事之后,师弋随手从储物口袋当中拿出了一张符传。
将所在方位记录下来之后,师弋便将符传放了出去。
接下来,师弋便打算在原地等待,降府府主夫人与自己汇合。
利用这空出来的时间,师弋将之前收起来的金属性螟虫又重新拿了出来。
看着手上泛着白光的水晶甲虫,师弋不禁有些感慨。
自己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是将所有螟虫全部都收集齐了。
接下来,师弋就打算将这最后一只螟虫种入体内。
原本,师弋是可以通过神仓空间,将这最后一只螟虫送往本体那里的。
不过,师弋最终没有选择那样做。
师弋决定要用赝胎化身,作为最后一只螟虫的宿主。
之前就曾经提过,本体与化身乃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
两者之间的联系,甚至还要在血脉分身之上。
而螟虫看似是寄生在宿主的肉身之内,实则它们是关联在神魂之上的。
哪怕肉体死亡,螟虫也能牢牢抓住宿主的神魂,即便经历无数轮回也不放手。
化身与本体共享一个神魂,正因为如此。
之前师弋本体未至,赝胎化身依然可以利用螟母,感应到金属性螟虫的位置。
所以,由化身还是本体种下螟虫完全无所谓。
反正它们最终的归宿,都是师弋的神魂。
想到这里,师弋便不再犹豫。
直接划开了自己的手掌,并将金属性螟虫按在了伤口上。
接着,金属性螟虫的水晶甲壳变得越来越暗淡,直至彻底消散在了空气中。
而师弋能够感觉到,那风化掉的只是一层壳而已。
金属性螟虫的本体,早已顺着血液进入了师弋的身体,并最终在肺部彻底安顿了下来。
就在这个瞬间,师弋只感觉轰的一声。
身神像是被一道天雷劈中了一般,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一片空白。
紧接着,画面在师弋的脑海中浮现。
这些画面如同走马灯一般不停地滚动,不过它们闪动的频率实在是太快了,师弋根本看不清具体内容。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师弋的耳边响起:
“这世间,神人当真不死么。”
相比于那些杂乱的画面,这声音实在是清晰太多了。
对这问话,师弋不仅听的一清二楚。
而且,师弋还知道具体说话的人是谁。
没错,这发出问话之人正是黄帝。
对于黄帝的声音,师弋在女丑之尸的记忆当中曾经听过。
凭借师弋的记忆力,断不至于认错。
师弋不知道黄帝的问话,是不是对自己发出的。
面对这个问题,师弋有些不好回答。
虽然师弋已经杀死了,五猖神和贰负这两名神祇。
但师弋知道,这是因为两名神祇实力不强。
再加上祂们被犬噬所克制,这样自己才能成功除掉祂们的。
本来嘛,五猖神原本的神职类似于财神,战斗并不是祂的专长。
就算不死之术潜移默化的改变,祂的实力上限也高不到哪里去。
而贰负作为一名古神,祂的实力虽然强悍。
但因为接受的是,早期未改良的不死之术。
所以,祂的灵智早就已经丢失了。
可以说,这两者都属于实力有重大缺陷的那种类型。
如果师弋对上的,乃是一个互补上述两者优缺的神祇,那绝对不可能像之前一般顺利。
甚至屠神不成,反而有可能成为被屠的那一方。
这样两者兼具的不死神祇,在域外之地肯定是存在的。
如果敌人变得狡猾起来,犬噬无法形成压制。
在师弋这里,那些神祇可不就变成了不死的存在。
师弋心中想了很多,不过黄帝这句话并不是对师弋问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毕竟,两人中间隔了无数岁月,根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就在黄帝问话不久之后,另一个声音答道:
“天地间、无恒长、无恒强、无恒宁、无恒斗、无恒存。
所以,神人自然没有不死的道理。”
这回话之人乃是一名女性,并且她的声音苍老无比。
师弋估计,这说话之人应该是黄帝手下的十巫。
另一边,黄帝的声音再次响起,并且听起来颇为疲惫。
“既然如此,那我又该拿那些祸乱世间的诸神怎么办呢。”
那老妪沉默了良久,才开口说道:
“想要终结这一切,或许只能着落在螟虫之上了。”
至此,两人的对话戛然而止。
两人的对话虽然不长,但是信息却不少。
通过这段话,师弋基本可以确认,螟虫应该就是出自黄帝下面的巫觋之手。
其实,自从巫国地宫遇上那不死妖物之后。
师弋就已经有怀疑,散发着同样紫色妖气的螟虫,应该与巫觋有脱不开的关系。
只是让师弋没有想到的是,螟虫竟然与破解神祇乱世有关……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