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棺山太保 txt-第七百六十章棺山鏡滅痕閲讀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棺山太保
当我明白这一切的时候,再次抬头看向木关先祖的时候。
发现他此刻正在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我。
说是看着我,不如说是朝着我的这个方向在看。
因为我在与他目光对视的那一刹那,就赶紧把身体挪开了。
但我发现他还在看着刚才我所站的那个方向。
我本想听听木关先祖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身体却忽然猛的一颤。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回到了现实状态之中了。
我看了看四周散乱的一切。
“原来所谓的机缘就是这些东西……!”
我自嘲的笑了笑,随即弯腰摸了摸地上的碎石。
我清晰的知道,我做不到如同木关先祖那般把岩壁上的碎石重新恢复如初。
也做不到那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但我却能把云帆从那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给整出来。
其实云帆与猫女还在那个地方,只是不再一个世界或者说不再一个时空之中了。
这种情况我不知道该如何去清晰的解释。
但却知道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
随即我双目微眯,双手结印。
最后形成来了一个道法手诀。
“无为无上,道法悠然!”
“破而后立,镜灭无痕!”
“棺山镜灭痕……!”
“敕!”
当我施展这秘术的时候,在我正对面的地方,直接虚幻出来一块反光的镜子。
这面镜子与之前岩壁之上的基本上一样。
我看到了镜子里面的云帆与猫女。
随即抬手一挥,青光笼罩住了镜子。
一声细微的碎裂之声响起。
云帆与猫女两人立刻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当云帆看到我的时候,双眼之中还透漏着一股十分迷茫的状态。
我伸手在云帆的肩膀上一拍随即说道:“云帆兄,谢了……!”
云帆醒过来后,皱了下眉头道:“谢什么?”
“这是什么情况?”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我呵呵一笑道:“我也好像做了一个梦,我第一次发觉隐世这个世界当中,充满了太多的神奇。”
“更是第一次觉的风水师,是一个十分神奇的职业……”
云帆听后问我为什么突然间会这么说。
我摇了摇头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而是哈哈一声道:“没什么,这里已经没有丝毫的价值了,咱们出去吧……”
云帆点头说好,随即两人一猫就朝着出口走去。
只是在我走在前面的时候,老是察觉道有目光在我的身上。
等我转身去看的时候,那种目光又消失了。
等我转过身去的时候,那道目光再次出现。
我停下脚步,选择与云帆并肩而行。
最后把目光看向了云帆身边的那只猫女。
那猫女看了我一眼发出了一声喵呜的声音。
显的十分的委屈与害怕。
云帆摸了摸身边的猫女冲我说道:“木兄,你刚才死不是经历了什么事情?”
“我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十分陌生的气息……”
我耸了耸肩膀道:“有吗?”
“没有吧?”
说着又看了看那只猫女道:“云帆兄,我发现你这只猫女,好像比我之前看到的时候有灵性多了啊……!”
云帆看了一眼猫女道:“有吗?”
“没有吧?”
我也没有再接云帆的话,而是带着云帆离开了这太岁下方的洞穴之中。
等我们再次走到地面上的时候。
太岁依然存在,但是上面的那口棺材已经消失不见。
优美都市异能 《棺山太保》-第七百六十章棺山鏡滅痕讀書
见到这一幕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多的好奇,更没有太多的诧异。
但云帆就不一样了。
他嘿了一下道:“木兄,这上面的那口棺材呢?”
我深吸了口气道:“我跟你知道的一样多,你问我,我问谁去……?”
“喵呜……”
那猫女忽然在云帆的身边叫了一声,像是要表达什么。
但却被我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
随后我道:“管他呢,反正你来这里寻宝的计划也已经完成了。”
“至于其他的事情,咱们出去再说……”
提到寻宝的事情,这云帆的脸上这才露出了喜悦的神色。
他摸出那件三角黑幡笑呵呵的说道:“你说的对,没有什么比提升实力更重要的事情了。”
“我准备出去之后,去那阴坟之地去吸收怨气,你呢,木兄?”
我呵呵一声道:“我跟你不一样,我还要有别的事情要去办。”
“坟地那边的不适合我,咱们有缘再见了……!”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跟云帆两人一猫终于从白峰山上走了出来。
而当我再次用影子观察这里风水格局的时候。
就发现什么也没有了。
因为最重要的东西我已经学会了。
虽然我不知道这所谓的棺山镜灭痕到底实战能力如何。
但我却明白,爷爷引导我来这里必然有他的用意。
我早晚都会用到这记复杂的秘术的。
“木兄,既然你执意要走,那么咱俩互相之间留下一个暗号吧……”
“这隐世之中并没有你们现世那样宁静,以后如果有用得着的话,直接给我发记号。”
“我们巫蛮一族,基本上看到的话,都会互相通知的。”
闻听此言,我乐呵一声道:“你们巫蛮一族的人,还挺团结的吗……”
云帆道:“不团结怎么办,还不都是被那红婆娘给害的……”
见云帆提到红娘,我呵呵一声道:“行了,云帆兄,我记下了。”
“咱们这次的冒险虽然短暂,但却十分的开心,咱们有缘再见吧……”
说完,便与云帆道了别,骑上我的马就朝着正阳城的方向奔去。
之所以去正阳城是因为我看了吴刚的日记才决定的。
我要搞清楚吴刚的神光去了那。
虽然这不是我必须做的事情,但看完吴刚的日记后我发现事情远没有我想的那样容易。
至于王道在这里面扮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实在是让我很是费解。
并且,我记得他与黑崖斗法的时候,我出手偷袭的时候,他都没有对我如何。
同时我第一次见到王道,以及在角斗场的时候。
王道的一言一行处处透漏着古怪。
所以我要亲眼见到王道问个清楚。
正阳城的事情经过万三千那么一搞,如今的守卫也变的多了起来。
同时白旭竟然成为了正阳城的新任城主。
至于王道依旧是诛神司大首领。
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更是没有想到这玄宗长老白旭,竟然这么大的能量。
但现如今的正阳城则是形成政归政,军归军,两者互不想干。
说白了就是,白旭的城主压根就没有实权,名头上好听。
真正的大权还在王道的手中。
白旭这傻子如今手中的权利还不如之前呢。
没想到这隐世之中也玩明升暗降这一套路。
我初开始还以为,进入正阳城的时候会被官家的人给骚扰。
但事实证明还是我自己多虑了。
我人刚到正阳城的大门口的时候,便有诛神司出来见我了。
看着整个正阳城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打仗了呢。
只是让我郁闷的是,这次还真的被我给猜中了。
当我被引到大首领府上的时候,见到了一身戎装的王道。
但此时的王道脸上却没有丝毫意气风发的样子。
脸上还有些惨白,就像是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势一样。
我心中一琢磨。
我空葬之术虽然厉害,但也分人的好吧。
我出手对于王道最多也就骚扰一下。
难道他是被那黑崖所伤。
黑崖有这么厉害吗?
我来找王道,并没有让王道感到有太多的意外。
甚至我想问什么,他都是一清二楚。
在我开口之前,他却先开口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但现在整个南岸出现了危机,你必须帮忙,我才能告诉你想知道呢?”
什么玩意?
危机?
这隐世出现危机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冷哼一声道:“我来找你就是想问问你与负阴城的暗黑者之间的关系。”
“或者说,当初你们是如何抓到陈野的?”
“以及,吴刚为什么会被取走神光……”
“当然,这些你都不告诉我的话,也无所谓……!”
说着我话锋一转道:“不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话,你口中所谓的危机是指死亡之海上的万妖潮吧……?”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