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奧特曼之我真沒想統治世界-第六十一章 記憶警察的工作分享


奧特曼之我真沒想統治世界
小說推薦奧特曼之我真沒想統治世界奥特曼之我真没想统治世界
红荼放出去的黑暗星人,红荼并不在意。
扎拉布星人虽然有着一个无聊的梦想,但还算聪明,知道红荼的底线,自然不会去再想着统治世界什么的。
顶多……继承一下红荼曾经的爱好。
当然,这个家伙目前还处于对地球的探索阶段,估摸着要再见到扎拉布星人,还需要一段时间。
……
沟吕木的算盘一直打得劈啪作响。
至少,如他所预料的,孤门的内心再次陷入了噩梦。
因为他的一意孤行与仇恨,那个孩子陷入了险境。
所以,孤门决定,趁今天没有异生兽出现,去见见那两个孩子。
而等一身便服的孤门到了医院的时候,就先注意到了医院的门口,迟迟没有进入的玛娜。
注意到孤门的到来,玛娜转头看了他一眼,就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孤门下意识叫住了她。
玛娜停下脚步,转头看了过来。
孤门却语塞,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干巴巴的询问:“不进去吗?”
玛娜没有理会他,转身就离开了。
孤门看着她冷漠的背影,最终也只能放弃了。
站在门口许久,孤门最终还是踏入了医院。就算是被那个孩子怨恨也好……
但当他真的见到两个孩子的时候,他却愣住了。
孤门站在病房的门口,病房里面只有两张病床,以及一个小桌子。
似乎是考虑到两个孩子,病房的桌子上还摆着电视和花。
而里面的两个孩子,谁都没有在意这些外物。
男孩儿站在妹妹的病床变,虽然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失落,但却依旧坚强的以哥哥的身份安慰着表情空白的妹妹。妹妹蜷缩在病床上,用被子将自己包裹起来,只露出一双怯生生的眼睛,双目无神,不知道在看什么。
在看到孤门的时候,男孩儿也只是转头看了他一眼,但却是一副不认识他的模样,没有了昨晚的害怕,没有了昨晚对他的怨怒,似乎他就是一个完全的陌生人。
倒是女孩儿在注意到他之后,下意思缩瑟了一下,并且用被子牢牢将自己笼罩了起来。
但透过被子的鼓包不难看出,里面的孩子在颤抖畏惧着。
“理子?”注意到妹妹的异样,男孩不由担忧了起来,“理子?你没事吧?”
孤门下意识想要去查看女孩儿的情况,却被一个人拉住了手臂。
记忆警察的负责人,首藤小姐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孤门的身后:“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孤门一愣,而就在他愣神的时候,他面前的病房门被关上,隔绝了他与两个孩子。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唤醒他们不好的记忆。”首藤小姐指责着孤门,“跟我来吧。”
一如既往的独断专行。
但孤门犹豫之后,最终选择跟了上去。
其实他有了一些的猜测。
入了夜袭队的三个月左右的时候,他就听说了记忆警察的存在,知道了那些异生兽的目击者都被消除了相关记忆。
一开始的时候,他是反对的。
但队长亲自告诉了他关于记忆警察的事,并且意味深长的告诉他,只有消除了相关的记忆,那些人才能正常的生活下去。
虽然孤门觉得,这是为了对不知情的人们掩盖真相,但之后一系列的事让他无暇顾及这些。
直到现在,他才亲眼看到了被消除了记忆的人。
那两个孩子,也是被消除了记忆吗?但那个叫理子的孩子似乎不太对劲。
果然,记忆警察将孤门带到了专用的会客室之后,就直接说明了情况:“但这次,我们的工作出了错。”
首藤依旧严肃着一张脸,毫无起伏的说道:“那个叫理子的女孩儿,在消除记忆的时候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她以前的记忆都被消除,但却记住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你说什么?”孤门一愣,有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
但首藤依旧很冷静,就好像并不为这错误有什么其他的感情:“那个女孩儿的情况未知,我们判定不能进行第二次记忆消除。”
“等一下,为什么会这样!”本就对记忆警察不满的孤门爆发了出来,“那个孩子仅仅只记得那段可怕的记忆?”
首藤认真看着他,点了点头:“是的,她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家人,仅仅记得昨晚的经历。是我们的工作失误。”
她的道歉也显得过于冷酷,这让孤门更加暴躁。
“为什么要消除那些记忆?你们有什么资格对他人的记忆动手脚!”
这不是首藤受到的第一次质疑了,面对孤门的质疑,她也只是淡定的转身,走到了门口,拉开了会客厅的门。
门外正站着一个少女,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看到首藤后,惊慌地立即鞠躬,并且退到了一边。
首藤没有立即出门,而是望着少女,表情难得缓和了很多:“不要在意,瑞生,不是你的错。”
名叫瑞生的少女低着头,没有说话。
首藤出了门,示意孤门跟上,向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孤门迟疑了一瞬,跟了上去。
一路上,他都在思考着那个叫做“理子”的女孩儿的事,想着女孩儿看到他是的表情,那种畏惧的、不想见他的表情。
所以,是他的出现,让女孩儿对昨晚的记忆更为深刻了吗?
想到这里,孤门握紧了手。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都是他的错……
首藤带他来到了一处病房前,并没有带他进去,而是拉开了旁边的窗帘。
这里的病房设计很奇妙,窗帘是在外面的,很方便外面的人将之拉上,将里面的人隔绝开来。
而当窗帘拉开后,孤门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
这个人身体有些臃肿,看上去是个常坐办公室的成功人士,但与他体型不相符的是,这人的脸上尽是恐惧与憔悴,他坐在病房的一角,一惊一乍的看着周围,就像是在警惕什么可能随时会蹦出来的怪物一样。
“这个男人,曾经目击过异生兽食人的场景,也是被你们及时救下,才活了下来。但如你所见,他现在变成了这副模样。”
“异生兽对人类来说,是可怕的怪物。目击到异生兽,也只会留下极为恐怖的记忆。如果不消除那些记忆,人类最终会生活在恐惧之下,像他一样,惶惶不可终日。”
“即便这样,你也认为,我们的工作是错误的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