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 線上看-848. 關於‘葉段’問題,夫婦二人的態度熱推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时间暂回到秦键国内巡演最后一站的第二天。
头天晚上一家几口吃完儿子的庆功会都喝了不少酒,当晚就住在了南市。
第二天中午秦刚夫妇与何静打车回了羊城,把车留给了秦键。
临走前方雪华还嘱咐秦键忙完早点回家,吃完饭早点出发,别耽误了晚上回燕京的飞机。
三人打车回到羊城之后,方雪华和何静就地去卖菜了,秦刚一个人回家先做准备。
他正煮好牛肉,门响他以为是母女回来了。
结果一声“爸我回来了”他还诧异秦键怎么回来那么早。
他正从厨房准备和儿子说说话,哪知秦键一进客厅就去了卫生间。
起初他没在意,就坐到客厅等着一会儿再和儿子聊聊天。
哪知淋浴声下,他隐约听到了几声哭的声音。
这可把他吓了一跳,他忙凑了过去,凑过去之后他又听不见哭声了。
但他确定儿子在卫生间抹眼泪了。
秦键出来之后,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见对方眼睛通红满脸疲色便说道,“去睡一会吧,饭好了叫你。”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秦键回了卧室,秦刚一个人回到沙发上点烟沉思了起来。
接着没一会母女二人大包小包的回来了。
方雪华一进门。
“死老头子你又在家里抽烟!”
——
——
方雪华听过之后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埋怨道:“那你当时也不问问他怎么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我说呢你!”
秦刚:“我怎么问,问了他能说,给你说,当时他马上就要出发了,给你说了你又能怎么样?”
顿了顿,“我寻思着肯定不是事业上的事情,去年一年他太顺了,拿了肖邦冠军,连领导人都和他合了影,一趟巡演挣了咱俩一辈子都暂不出来的钱。”
方雪华:“那你说会是什么原因?那天下午他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秦刚叹:“我估计是应该是见小叶了。”
方雪华终于皱起了眉头。
对于儿子的感情问题,方雪华一直提倡恋爱自由。
叶一一等一的容貌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第一印象。
何静前年的音乐会庆功宴上,那是秦键第一次把一个女孩带到他们面前。
虽然起初她对于叶一不能说话这件事颇有些意见,毕竟关系到后代问题。
但是经过那晚吃饭的接触,叶一的乖巧和勤快都给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她是过来人,她知道有些举动是装不出来的,她知道什么样的女孩适合过日子。
可之后一年多她都没在听儿子提到过这个叶家女孩。
直到去年去了华沙之后她才知道,儿子已经和段冉在一起了。
段冉那姑娘有股子灵气,相貌精致可人,嘴甜不说,本身也是一位家世不俗的年轻钢琴家。
对于这样的姑娘,方雪华怎么能不喜欢,更何况这是秦键喜欢的。
无疑两个姑娘都是好姑娘。
只是秦刚要是不说,她以为秦键早就和那个叶家女孩不联系了。
所以,这对于方雪华来说就不是个小问题了,因为她绝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是个用情不专的人。
要真是她想的那样,他绝不会放过秦键。
片刻。
方雪华质问:“你怎么知道儿子那天下午去见小叶了,你又没有看见。”
秦刚:“我只是猜测。”
顿了顿,“刚才我看见方小鱼了。”
提到方小鱼,方雪华想起来上周方小鱼才来家里送了一箱酱肘子,“你别岔开话题,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你这个人,你倒是听人把话说完。”秦刚撇嘴。
又是片刻。
“刚才在家具城门口,我见方小鱼和小叶走在一起,两人还带着一个小女孩,应该是小叶的妹妹,我看那小姑个头涨了不少,三个人有说有笑的进了那个按摩椅门店。”
方雪华在思考这背后的逻辑。
秦刚接着分析道:“儿子音乐会那天,现场都坐满了,只有咱们的斜后排空了三个位置,中场休息的时候我打量了一圈,周围该来的基本都来了,没见叶一。“
“静静之前不就说了这两排的票都在秦键手里吗?”
“我猜那应该是秦键给叶一留的票。”
“我想秦键就是和小叶没成,小叶那孩子你应该还有印象,看面向就是个知书达理的懂事孩子。”
“秦键给了她票,可她没来,晚上吃饭也没见。”
“我估摸着就两种可能,一是小叶有事来不了,二是小叶不愿意来。”
“无论是哪种可能,我都觉得秦键那天下午是去见小叶了。
“人小叶头天没见他,他第二天就找过去了。”
“不然你说他去干什么了,回来那么快,情绪那么差,还哭鼻子,静静去上学之后我就没见他在家哭过。”
“哎,也都是我乱猜的。”
良久。
“所以刚才看见三个人我实在不知道真面对面遇着了该怎么打招呼。”
“总觉得秦键是不是和小叶之间还有什么事情。”
“哎,等他今年回来咱们好好问问吧,如果他真的还和小叶之间还有什么,咱做父母的可不能装傻。”
“上次在华沙吃饭的时候,我看小段瞅秦键的那眼神,真是一门心思扑在他身上了。“
“儿子既然已经带人和咱吃饭了,咱也默认了,那就不能对不起人姑娘。”
“虽然还没到谈婚论嫁哪一步,但不论什么时候咱老秦家人都不能做那样的事。”
方雪华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看着车窗外渐渐暗下的天色,她在想去年一年一家人是不是过于顺利。
途经龙虎山时,她打算今年过年再去一趟五龙观。
晚上秦键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都忍不住想问问,可听着儿子那边兴高采烈的声音她又问不出口。
“什么事这么高兴啊,给妈说说。”
“保密,哈哈。”
“和妈都有秘密了,你啊。”
“放心吧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妈,我去德国的机票已经定好了,26号的票,27号中午白天到,到时候有专车接我,提前给您说一声。”
——
转眼间,又是三天过去。
这三天他干了不少事,除了将原第二版乐谱扩充至百人版本之外,他还解决了开头问题。
当他提出他的想法是,林保国为他第一个叫好,马鹏更是满意的不得了。
当然了,除了工作之于,练琴自是少不了的。
距离春晚倒计时只剩下了不到12天的时候,秦键此刻正坐在飞往汉堡的航班上,全神贯注的阅读着贝五的最后一个乐章。
他嘴里不时哼唱着,一双大手在腿上不住的跳动着。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