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飛越泡沫時代 線上看-766. 有舍有得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中森明菜把长颈鹿角的周边戴在头上,等着演出开始。
昨天,她穿得随随便便。倒是今天,没那么古板老土,也没再戴那副古板的黑框眼镜——
明明和昨天一样,是一个人来看演唱会。但这一次,她兴高采烈,独自入场的寂寞一扫而空。
瞒着岩桥慎一不叫他知道,杀他一个回马枪。这点“突然袭击”的做法,像是在跟他捉迷藏、对他做一个小小的恶作剧。
只要这么想,中森明菜难免就有点洋洋自得的雀跃,仿佛正在捉弄岩桥慎一。
演出还没开始,先在心里琢磨,今天晚上见到他以后,把这事说给他听……说给他听然后呢?
好像也并没有做什么能把岩桥慎一给吓一跳的事。
不过,说给他听,看看他的反应也很有意思。她在心里替自己这点突发奇想找理由。再说了,还要看看他今天换的新领带呢。
一时心血来潮、看完一遍又来一遍的中森明菜,注视开场前的舞台。
……
巡演最终场的后台,气氛相比起前面的场次,意外地并不紧张。参与演出的众人,没有那种“要在最后全力以赴”的严肃。真要说起来,是一种更为松弛的,“尽情享受直到最后”的轻快。
而之所以如此,跟乐队享受舞台演出的风格大有关系。
渡边万由美来了一趟,在后台待了一会儿,开场以后,就从后台离开,到前面去了。把事务所老板送走,岩桥慎一再回去做开演之前的准备。
中森明菜送的领带,有两条平时系也系不出去,岩桥慎一昨天用了一条,今天又带了另一条过来。在更衣室换了演出服装,系好领带看看,也挺不错。
这一场的演出会进行录像,今天他到湾岸广场来时,场地内的设备都已经就位,开场前,场地外也张贴着今天的演出会进行现场录制的提醒。
哪怕开票时就已经告知过观众,这一项也不能省去。
巡演结束后,发行录像带的事就会提上日程,最早年底、最迟明年开春。到时候,把录像带送给中森明菜,照样能让她看到自己送的领带系着是什么效果。
岩桥慎一心里暗戳戳,想着过后看一看那个桃浦斯达的反应——
在那之前,先被美和酱给抓住,盯着看了又看,“慎一君又换了条领带?”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看着这个霸道总裁在场时老老实实、霸道总裁一走就现原形的家伙。
“这条也很不错。”
美和酱仔仔细细打量,认认真真夸奖,“眼光相当好哦!”
“……”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句“眼光好”也没差。
美和酱跃跃欲试,“等下次再开演唱会,设计演出服装的时候,我也记得把领带考虑进去。”一副自己忘记了重要的事的语气。
岩桥慎一听她提起下次的演唱会,什么也没说。
美和酱看了看他的脸,意外地没有再跟他嘴皮子炒黄豆,点到为止,没再说下去。
巡演最终场的动员会,由美和酱来发言。她不怎么擅长做这种事,平时大大咧咧的,一到这种场合,反而扭扭捏捏,像个被起着哄强行推上讲台的女学生。
众人手拉着手围成一圈,等着她开口。
旁边,摄像机等着拍下乐队登场前的画面。一开机,岩桥慎一就早戴好长颈鹿头套。
“那个~”
美和酱语气轻轻,还好手里拿着扩音器。她语速又快、尾音又轻,把话一口气说完:“今天的演出是巡演的最后一场,希望大家能一起加油,顺顺利利完成!”
话说完,松一口气,工作人员从她手里把扩音器接过来。美和酱空出来的手,拉住站在旁边的中村兄的手。
至于另一只手——她的右手从刚才就一直握着长颈鹿男的手。
……
动员会开完,中村正人和长颈鹿男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往各自登台的地方跑去。美和酱登场的地方就在附近,她也跟着工作人员,走到升降机旁边。
不过,虽然用不着移动太远,但是,过后她还要飞上半空,开演之前,几个工作人员过来,替她准备吊钢丝的安全设备。
她被团团围住,动也不能动,有点无聊的左看看右看看。
升降机旁边,贴着她的名字:吉田美和様。
从福冈的第一场,再到东京的最后一场。
等下的演出结束以后,这次的巡演也就彻底结束了。过后会做什么呢?要先去医院检查身体状况、保养喉咙。
然后去参加音乐节目,听慎一君说,是为了给单曲和专辑继续宣传。
要是努力一下,乐队今年也许会同时拥有百万单曲和百万专辑。
一百万张是有多少?
今天的演唱会有四万人,两天是八万人。再加上另外四座城市的七场演出,大概有三十万人看了乐队的演唱会。
她脑海当中,曾走过的城市、曾收入眼中的人山人海还历历在目。
要比那些人多三倍还要多……才能有一百万。
宣传期结束,然后要再进录音室制作新歌,年底会再发一张新单曲。至于新专辑,要到明年再发。不过,乐队一向专辑和单曲同时制作,马上,慎一君又要催她写作业,准备好一张专辑分量的新歌了。
中村兄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一颗黑心,坦然把监督她写作业的工作推给岩桥慎一。
想到发新专辑,美和酱心里就干劲儿十足。
要发新专辑,就要有主题巡演。她想多多去演出,开更多的演唱会,见到更多的歌迷们。不仅是这样大型的户外演出,规模再小一点的也要开。
除了大城市,小城市也一定要去。
刚到东京时,被那个江湖骗子挖苦。后来,和岩桥慎一为了二百五十人规模的演出组了乐队。
现在,想到有三十万人来看他们演出,想到将有一百万人买乐队的单曲和专辑,美和酱心里就热乎乎的,希望喜欢着乐队的观众,都能够有机会看到乐队的现场演出。
可是,要开多多的演唱会,要把脚步走遍全曰本、甚至全世界……
这次的巡演,一路上,美和酱把岩桥慎一忙忙碌碌、一心两用的样子看在眼睛里。看到他不停接打电话,看到跟着他的办事员被吩咐的团团转。
直到去札幌的那次,岩桥慎一病倒,差点缺席了演出。尽管到了演出当天,岩桥慎一病愈,顺利登上了舞台,可那时做出了空出他的位置这一决定的心情,始终留在她心间。
那是第一次,考虑了“KIRIN君不在”这一情形。
不停和岩桥慎一说,要三个人作为DREAMS COME TRUE一起唱到老死。这样的美和酱,不是没有装傻。
可是,岩桥慎一因为她病倒,让她无法再像从前那样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KIRIN君缺席的演唱会。
这个念头,过去她连假设都不会假设。可一旦真的认真思考过一次,过后就再也无法阻止这个念头时不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比如说看到岩桥慎一很忙的时候、看到他和事务所的渡边桑说公事的时候。
还有她自己想着要开多多的演唱会、去更多地方的时候……
两年前,在湾岸广场,岩桥慎一答应她,要让乐队开有烟火大会的户外演唱会。因为他们是DREAMS COME TRUE,所以许下的愿望一定能成真。
让她梦想成真的不是乐队的名字,而是推着乐队往前走的岩桥慎一。
这时,外面的演唱会场,爆发出一阵欢呼。隔了不多时,又是一阵声势差不多的欢呼。是中村兄和岩桥慎一登场了。
“吉田桑,准备好要上了。”工作人员提醒她。
美和酱收回思绪,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话筒,把手伸进话筒的挂绳里。
等会儿要飞到半空中,万一手滑把话筒掉了,就是舞台事故。以防意外,这次巡演给她准备的话筒都特别安装了挂绳。
她听着从前面的现场传进后台的欢呼声,像个大考开考前的学生,尽管是优等生,也不能控制的感到紧张。
“要开始了,吉田桑!”
掐着时间的工作人员最后说了一次,拉下升降机的开关。
她缓缓升上舞台。露面的瞬间,全场最热烈的欢呼,向着她聚过来。美和酱感受着投向她的声浪,目光扫过场内的人山人海。
然后,落到正对着她的那条舞台花道,正走向她的长颈鹿男。
现在,她就在岩桥慎一答应要让她梦想成真的地方。
岩桥慎一为了她竭尽所能,她也想要帮助岩桥慎一,守护他的梦想。越是体会到梦想成真的快乐,就越是希望他也能够如愿。
快到九月中旬,又是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吹过来的风,有些凉意。可齐声呼喊她的名字的观众们,带来的声浪却仿佛驱散了这一丝凉意,让她全身暖洋洋。
要为观众们唱歌。她心里确定,绝不能不开演唱会、绝不能只待在录音室里。
可是,那样一来……
美和酱俯瞰乌泱泱的观众席,看一看正在为她演奏的长颈鹿男。
来自观众席的欢呼声越来越热烈,中村兄和岩桥慎一也已经走到她脚下,只等着她唱出开场的第一句,演唱会就正式开始。
岩桥慎一抬起头,仰视着她。
也想要让慎一君梦想成真,想让他也有能飞的翅膀,即使为此……
“好……”
把话筒举到嘴边的一瞬,美和酱眼眶一酸。
“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她眨着被打湿了的眼皮,强忍着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可即使如此,仍能控制声音,完美唱出这一句,丝毫没有走音。
……
这样的天才歌手,不奇怪岩桥慎一为什么愿意为了推销她竭尽所能。
渡边万由美在观众席里,看着吉田美和的表现。
带着享受到最后的心情来演出,非但没有让参与演出的人松懈,反而使得整场演唱会不仅水准一流,气氛也好的不得了。
渡边万由美明明是来看乐队表现如何的老板,也不知不觉沉浸到现场的气氛里,跟着当起了心无杂念的观众。
一首接一首的歌唱下去,吉田美和精力充沛、状态极佳,完全看不出昨天已经开过一场同样强度的演唱会,看在眼里,叫人实在是佩服得很。
倒是岩桥慎一,开场以后就进了内圈舞台,看着就属他轻松。
渡边万由美平时见惯了他正装打扮,偶尔这么见一次他奇装异服的模样,在台下忍俊不禁。
要是刚才她去后台时,岩桥慎一就已经换了衣服,那可有得挖苦他。
渡边万由美的目光在岩桥慎一系着的那根张扬的领带上停了一下,想象假如他平时那副打扮如果搭配那样的领带,会是怎样的一副画面。
之所以有这样想像的余裕,是因为现在的夜空,烟花正不断腾空而起。
就为中场的烟火表演,来看演出的观众当中,甚至还有特意穿着浴衣、把印着乐队巡演LOGO的团扇插在腰间,等着这场入了秋的烟火大会的。
渡边万由美对烟火表演没有那样的兴趣,只当中场休息一般的看着。
舞台上的人,也跟着抬头仰望天空。
渡边万由美看向舞台,吉田美和正靠着岩桥慎一的肩膀,和他站在一起。一整晚,她又唱又跳,人来疯一般。可现在,却乖乖的挨着岩桥慎一,安安静静看着烟火绽放的夜空。
这样的两个人……
渡边万由美把这副画面看在眼里,想着过后要由岩桥慎一来开口,把话给说开,也体会到他的难处。
过于紧密的联系,要是处理不好,也就葬送了这支乐队。
渡边万由美移开视线,继续看着升空的烟花。一边看,一边在心中期望,但愿能顺利解决。
……
演出结束,负责引导观众退场的工作人员们在场内行动起来,观众有序退场。渡边万由美站在原地耐心等待。
她下意识的左顾右盼打发时间,忽然,目光在某一处定住。
一个头上戴着长颈鹿角周边的年轻女性。
中森明菜的助理今天去事务所拿的关系者票,跟渡边万由美今天用的关系者票,是同样的来源。
渡边万由美看着她的侧影。
中森明菜并没有回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