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首席醫聖 線上看-第977章 一代天驕之謎看書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时间来到四月。
此刻的西北草原,已然是诗歌中描绘的那般草长莺飞了。
两辆吉普车行驶在大草原上,留下了两道车轮子印记。
在敲定了河套地区之行的方案后,宋澈等人说走就走,人员一到位,就立刻启程抵达了鄂尔多斯机场。
两辆车上,一辆是宋澈、狄天厚、朱邪和龙源山龙源妮兄妹,另一辆车上,则是葛东旭教授和他的学生们。
宋澈降下车窗,望着碧绿茵茵的草地和蔚蓝无云的晴空,嗅着清新的空气,心情也是说不出的畅快。
出了机场后,一行人就直接租了两辆吉普车,没在鄂尔多斯停留,就直奔南边一百公里外的神木县而去了。
石峁遗址就在神木。
既然石峁遗址很有可能是黄帝时期的昆仑城,加上占卜的结果也显示在那一带,于是大家决心先过去查看寻找进一步的线索。
本来可以走高速的,但大家的意见很一致,难得来一趟草原地区,何不顺路欣赏一下草原的美景,更何况大家本来就不赶时间,走公路和走高速的时间还差不多。
此时,徽风吹来,牧草飘动,处处都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色,蓝天白云之下,一望无际的草原、成群的牛羊、奔腾的骏马和牧民挥动马鞍、策马驰骋的英姿尽收眼底。
正悠然惬意的欣赏着美景,手机响了。
是后面车里的葛教授打来的。
宋澈接起听了几句,就跟狄天厚等人传话:“葛教授说前面会经过成吉思汗陵,问我要不要去那休息一下吃个饭。”
“正合我意,飞机上的饭菜太难吃了。”负责开车的朱邪想也不想的道:“而且难得来一趟大草原,不顺便拜会一下一代天骄未免可惜了。”
狄天厚和龙源山兄妹也赞同了这个提议。
于是,两辆车在前面的路口一个拐弯,驶进了一座巍峨的建筑群。
说是成吉思汗陵,其实就是一个旅游景区,全是现代的建筑风格。
而且,这也不是成吉思汗的真正陵墓所在。
“啥?成吉思汗原来没葬在这?那不成了挂羊头卖狗肉的嘛。”
一下车,朱邪得知了真实情况,不禁傻了眼,嘴里不住吐槽。
葛教授莞尔道:“这世上不是所有的陵墓埋葬的都是尸骨,也有可能埋的是衣冠。”
没错,这座成吉思汗陵,实质上只是成吉思汗的衣冠冢。
人氣都市异能 首席醫聖-第977章 一代天驕之謎展示
“传说在几百年前,成吉思汗率军攻打西夏时,正好路过这地方,他看这里水草丰美、花鹿出没,是一块风水宝地时,心里特别高兴,留恋之际,失手将马鞭掉在地上。部下正要拾起马鞭时,被成吉思汗制止了,说这里是梅花鹿儿栖身之所,戴胜鸟儿育雏之乡,衰落王朝的振兴之地,白发老翁的享乐之邦。最后他还对左右嘱咐:‘我死后可葬于此处’。”
葛教授跟考古打多了交道,对这些历史典故也是了若指掌:“后来成吉思汗战死在西夏,部下们运送其灵柩返回大漠的路上,灵车行至这里时,车轮突然陷进沼泽地里,套上很多牛马都拽不出来。护送灵车的将领回想起成吉思汗曾经说过的话,于是将其毡包、身穿的衫子和一只袜子安放于祭灵白室,后来几经修缮,形成了八白宫,这也是成吉思汗陵的雏形。”
龙源妮恍然之后,又追问道:“那成吉思汗的尸骨到底埋在哪里?”
对这个问题,葛教授哭笑摇头,宋澈帮忙解释道:“如果谁能知道这个秘密,那几乎可以跻身世界级的考古专家了。”
事实上,时至今日,成吉思汗的真正陵墓,仍是一个未解之谜。
而且不止成吉思汗,元代的那些帝王,就没有一个陵墓被发现的。
对此,考古学界有一种说法,认为元朝蒙古的风俗是流行天葬——在人死后将尸体运到指定地点,让秃鹫或其他鸟类、兽类等吞食。
但这个说法根本得不到公认,元代蒙古的实力何等雄厚,怎么可能允许其帝王死后安葬的那么寒酸呢,最差的级别待遇,也一定会将其进行土葬并且配以丰富的殉葬品。
“这点,我和许多在河套地区以及钻研元代考古的学者交流过,大家比较认同的观点还是土葬,只是以‘地宫’的形式存在。”葛教授缓缓道:“蒙古贵族吸取了前朝历代皇陵被盗的经验,于是死后不起坟头、不立墓碑,葬于地宫内后,还要牵过几匹马来将下葬的地方踏平,让外人根本看不出来这里埋过人。”
“不但如此,在墓葬被踏平之后,有人会牵来一头母骆驼和一头小骆驼,当着母亲的面将小骆驼杀死,把血淋在墓地上,再派士兵把守,等第二年地上长出草来的时候,把守的士兵就可以撤走了,没有人能够看出来先人的尸骨葬在了哪里。后人要祭拜的话就会牵着母骆驼过来,它在哪里停住并且悲鸣哪里就是先人的墓地。”
龙源妮直道残忍,又问道:“那那些把守的士兵难道不会把消息传出去么?”
葛教授又回道:“尸首埋葬在地宫以后,就会坑杀掉所有建造地宫的参与者,有野史记载,成吉思汗的地宫陵墓建造完毕后,用来守卫墓地的一千多名士兵和建造墓地的人全都被杀死了,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他墓地的具体位置泄露出去,以免心怀不轨之人前来打扰他在地下的安眠。”
一千多条人命,站在现代人的思维,简直是触目惊心、丧心病狂。
但想一想,成吉思汗征战四方、屠城无数,死在他手上的人命都是以‘万’为单位的。
可能也是考虑到生前拉的仇恨实在太多了,因此对于成吉思汗的埋葬点元代蒙古贵族封锁得很严密,成了史学界的一大谜团。
不过,宋澈等人却无意探索这个谜团,摆在他们面前的目标,是一个更久远更神秘的上古遗秘。
到了旅游区后,众人也没闲情四处游逛,在葛教授的带领下,去了景区附近的那一堆蒙古包。
这些蒙古包里住的都是当地的蒙古族人,从事的生意也主要是招待前来成吉思汗陵的游客。
葛教授一行人刚靠近,就看见一个壮汉正骑着马驱赶羊群。
“巴彦兄弟。”
葛教授径直对壮汉挥手打招呼。
叫巴彦的蒙古壮汉看到葛教授,先是一怔,旋即就兴冲冲的从马背上翻身下来,上前不由分说就给了葛教授一记熊抱。
“葛教授,好久不见了。”巴彦抱完还重重的拍了一下葛教授的胳膊。
蒙古族人大多好客又爽快,拍得越重,就表示越热情。
但葛教授的老胳膊可禁不起这么捶打,当即痛得龇牙咧嘴,“巴彦兄弟,你可悠着点。”
巴彦挠挠头,旋即爽朗一笑,道:“葛教授,你可得多吃肉了,特别是你搞的工作还老是风餐露宿,你们不常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我老咯,这些年轻人才应该多吃肉补补。”葛教授顺势介绍了身后一群人:“他们都是这次陪我出来去神木的朋友。”
见状,巴彦立刻郑重其事的将一只手臂斜放置在胸前,行了一个蒙古礼节。
“葛教授的朋友,就是我巴彦的朋友,走,去帐篷里坐吧。”巴彦邀请道。
旋即,巴彦冲着蒙古包喊了一句:“额吉(妈妈),葛教授他们来了!”
蒙古包里钻出来一个蒙古装束的妇人,看到葛教授,立刻笑容满面的道:“葛教授,快请进。”
葛教授笑着点头,便招呼宋澈等人往蒙古包走去,路上提了一句:“这十几年来,我陆陆续续来了河套地区有几十次了,特别是在鄂尔多斯、神木这一带来得比较多,巴彦和他的父亲给我们当了好多次向导,一来二去,大家就混熟了。”
在前带路的巴彦回头道:“葛教授,神木石峁的考古工作不是结束了嘛,你这次又来,难道有新的发现?”
葛东旭点点头:“是有一些新的线索,等会还得请教你一下。”
“这十几年来,我们家知道的不知道的,都跟你讲完了,恐怕还得是您让我多长长见识呢。”巴彦笑道。
顿了顿,巴彦的目光又往宋澈等人的身上扫了一遍,忽然显得颇有顾忌,低声道:“葛教授,你和你朋友跟我聊聊考古的事情没有问题,但等一会可别到处找人随便问啊。”
“怎么了?”
“最近查得紧。”
巴彦的脸色一阵晦气,嘟囔道:“最近不明来历的人来了好几拨,在鄂尔多斯和神木这一带到处活动,估计是掘墓贼。”
掘墓贼,是他们当地人对盗墓贼的叫法。
谁都知道河套地区存在着众多的文明遗址和地宫陵墓,因此除了考古者,也吸引了无数的盗墓团伙过来“掘金”。
不过这种情况,随着国家对文物遗址的保护力度加强已经收敛了许多,加上主要的遗址大多被官方发掘出来了,因此盗墓者们最近十年来对河套地区的光顾也不再那么热衷。
因此葛教授也颇感费解:“怎么会这样?”
巴彦想了想,迟疑道:“可能和去年的那件事有关系。”
不过巴彦没急着告知,先领着他们进了蒙古包。
而此刻,在附近不远处的蒙古包,一双阴骘的双眼正通过门缝紧盯着他们一行人,尤其是宋澈的那张小白脸!
如果宋澈知道,肯定又得感慨一句“不是冤家不聚头”。
不是别人,正是潘家园七匹狼的狼老大,朗森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