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玩家兇猛-第五十八章 指甲(4K)讀書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纸张上所记录的神话故事并不冗长,体裁更像是狭窄孤僻居住区中,年长者口口相传的民间故事。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位武士和他的妻子居住在名为谷川山的地方,夫妻二人非常恩爱,生了四个孩子,都是女儿。
武士觉得家业不能没有人继承,于是与妻子又生了一个孩子,但却是个水蛭子(天生便缺少部分肢体),并且妻子也在生产过程中难产死去了。
武士感到非常哀伤与后悔,趴在谷川山的山脚下悲痛哭泣,谷川山的山神可怜他,就告诉他可以去找羽张山上的神明,那位神明主管人之间的因缘,也许会有办法。
于是武士就来到了羽张山,献上祭品之后继续哭诉哀求,羽张山上的因缘神可怜他,就从腰带上解下来一根麻绳借给他,告诉他在晚上沿着麻绳,爬到井下,就可以抵达黄泉之国,与妻子相见。
武士将麻绳一端绑在树上,另一端垂入井下,抓着麻绳下到井中,没有被水浸湿,反而到达了黄泉之国,
在黄泉国大殿门前,见到了妻子,对妻子说:“我亲爱的妻子啊,我们的孩子不能没有母亲照顾,请跟我回去吧。”
妻子回答说:“可惜啊,你没有早些来,我已经吃了黄泉的饭食。不过既然你特意来找我,我也愿意回去啊。我去恳求黄泉的神,让我回到人间,但在这期间你千万不要来看我。”
这样说完之后,妻子就回到了黄泉国大殿门中,而武士则在大殿门外,用木头搭了一座房子。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武士迟迟没有等到妻子回来,就从树上掰下一根枝杈,将其点燃当做火把,进入到漆黑的大殿当中,
却看见一具形状恐怖的尸体躺在地上,腐烂得不成人形,满身蛆虫蠕动。
武士感到非常恐惧害怕,转身就逃,
而那具尸体却从地上爬了起来,紧紧追赶。
武士一路逃到了黄泉入口,抓住了那根悬在半空中的麻绳,向上攀去,
此时下方的那具恐怖尸体却开口说话,“我亲爱的丈夫,我是你的妻子啊,你难道认不出我了吗?”
武士大惊失色,松开绳索,仔细辨认了一番,这才认出那具尸体身上穿着妻子的衣服。
夫妻二人相拥而泣,武士的泪水落在妻子身上,只见蛆虫掉落,腐肉复生,妻子变回了人类形状。
武士惊喜万分,然而妻子却告诉他,因为武士提前看到了自己的样子,她再也不能回到人间去了,只能永久地留在黄泉之国。
于是武士又沿着麻绳爬到人间,去求因缘神,
神明感动于二者的情谊,将那根麻绳永远地送给了他。
从此之后,武士便带着孩子们来到了羽张山上,修建房子住下,
每年七月的某个夜晚,他都会带着孩子们利用麻绳,沿着井,下到黄泉之国,与孩子们的母亲相见。
而羽张山从此也被改名为了缘山。】
以上这些,便是传说故事的全部内容,除此之外,纸张上还有书写者的评论。
【我的老师,著名的民俗学者岩本茂数先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访问缘刻村中的十数名老人后,记录下来了这则关于缘刻村建立原因的传说故事。
可以发现,这则传说与伊邪纳岐前往黄泉国寻找死去的伊邪那美的神话故事,在某些方面非常相像。
同时又蕴含了许多能够在日常生活中起到教化作用的哲理,比如不可重男轻女,夫妻二人应当相互信任,应当遵守承诺,否则就会遭遇不幸等等。
这则故事在缘刻村与相邻村落流传广泛,缘刻村每隔四年都会举行一次庆典,在村落中张灯结彩,并于神社表演基于这段故事的能剧,教育人们要重视家庭,珍惜伴侣与爱情,保护好家人,遵守承诺等等。
庆典期间,神社的管理者,同时也是村落中最大的地主平塚家族,会免费提供酒食,因此会吸引许多外来者。
然而,因为这则传说的缘故,一部分失去生活希望,走投无路之人,也会来到缘山,他们将缘山视为与黄泉国相邻的土地,
因为生时寻求不到爱,便想着在缘山上死去,
想要像传说中的那名武士一样,在黄泉国与爱人相见。
导致每年都会有失意者在缘山上自尽,失踪,神隐。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这种风俗最早可以追溯到镰仓幕府中期,到室町幕府建立之前。
我的老师岩本茂数先生,有幸被平塚家族邀请,在缘刻庆典期间,到平塚宅邸中居住。
他留下的笔记中,详细记录过平塚家族成员为举办庆典,准备能面、注连绳、御币、灯笼、清酒等道具的场景。
可惜他已经仙逝离去,我只好根据这些文字描述,尽可能还原了缘刻村以及平塚家族宅邸的地图,希望能复原这座消失在地震灾难中的村落。】
评论下方,则是几幅简易地图,上面描绘着缘刻村的地形图,以及一座古宅的平面结构图——正是这座平塚家族府邸。
而在地图侧边,还留着一小段评论者的自言自语。
【呃…最近我的脑袋越来越痛了,脑海中一直回荡着一段旋律。也许,也许这段旋律与我失忆前的身世有关…】
以上这些,便是纸张上全部的内容。
李昂阅读完了所有文字,皱眉说道:“纸张的材质和上面的墨水都比较陈旧,应该不是伪造的。
文字记录者声称他的老师是民俗学者岩本茂数,难道这张纸是同为民俗学者的小笠原将之,
也就是小笠原哲也与小笠原彩香的父亲,留下来的?”
“这张纸落在走廊入口…”
王丛珊想了想问道:“你刚才上楼的时候,有没有看见纸张是本来就掉在地上的,
还是被那个长着黑色毛发的身影故意丢下来的?”
“嗯…”
李昂仔细回忆了一番,肯定道:“这张纸是本来就在地上,并不是从黑色毛发身影身上掉落下来的。”
“唔,那这就奇怪了。”
王丛珊眯着眼睛说道:“如果是他丢下的话,那么就可以直接证明他在引导我们逐步了解缘刻村背后的真相。
也许他就是失踪了十年的小笠原将之。
如果他不是小笠原将之的话..那么又会是谁。”
这个问题暂时得不到解答,两人看向平塚家族宅邸的平面结构图,发现二人所面向的布满麻绳的走廊,在地图上被标注为“绳之回廊”,
通往名为“结绳室”的房间,连接至宅邸的中庭。
“结绳室,应该就是制作注连绳的地方吧。”
李昂说道:“纸上的文字说平塚家族是神社的管理者,那么神社门口的结界和他们也脱离不了关系,说不定就是他们自己设下的。
现阶段任务目标要求我们找到能够破除注连绳封印的剪刀,也许那把剪刀就放在结绳室里。”
“那要过去吗?”
王丛珊看了一眼绳之回廊,走廊中的麻绳静静垂落,一动不动,完全看不出会将闯入者绞杀吊死的迹象。
“先试试。”
李昂将纸张对折,让王丛珊保管好,自己则缓步上前,用心猿棍棒缓慢伸入走廊当中。
心猿棍棒刚探入走廊半空,周围的麻绳立刻齐齐激活,缠绕而来,
直到李昂当机立断,将心猿收回,退出走廊范围,
所有麻绳才重新沉睡下去。
“好吧,看起来就算是死物也没法随意通过。”
李昂叹了口气,对王丛珊说道:“既然走廊的对面是在中庭,我们可以先从大厅右侧走,前往中庭,到走廊的另一端,看看能不能从那里进到结绳室。”
“好。”
王丛珊点了点头,两人便从二楼平台走下,按照地图指示,从大厅右侧走廊前往中庭。
一路上两人看见,宅邸中的很多房间较为整洁,而有些房间内部凌乱,房门大开,地上残留着干涸血迹。
但是没有见到尸体或者骸骨。
“一些珠宝首饰之类的贵重物品都没有带走,桌子上甚至还有没吃完的饭菜,”
李昂说道:“看来平塚家族的人在出事时完全没有准备,便被灾难袭击了。”
“嗯。”
王丛珊点点头,视线在桌上的饭菜上停留了一下,“这片空间的时间好像不是固定的,
地面的血迹干涸了不知道多久,但是这些碗里的菜却没有严重腐烂的痕迹,只是冰冷没有温度而已。”
李昂歪着头想了想,“有没有可能是平塚家族的厨子因为个人恩怨,在饭菜里下了超强力的泻药,
让族中所有人吃完晚饭之后齐齐腹泻,争先恐后前往厕所。”
“地上这些血迹就是争抢厕所时候留下的是吧?”
王丛珊虚着眼睛吐槽道:“哪有这么高效精准的泻药能让几百个体质不同的人同时腹泻啊。
你说是平塚家族血脉遗传有写轮眼,结果因为权力斗争问题被缘刻村村民给灭族了,我都能更相信一点。”
“高效泻药怎么没有,华○士啊,”
李昂理所应当地说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吃华○士然后在马桶上思考几个小时的人生。”
华○士汉堡在李昂居住的城区有着好几家分店,平时经常搞活动,量大便宜,有时候甚至比自己做菜还要省钱,
不过因为他们家是加盟制,不同分店的卫生状况相差较大,一些店卫生管理堪忧,偶尔会有吃了以后腹泻的情况。
“知道吃华○士容易腹泻你还经常吃。”
王丛珊吐槽道:“而且一次蹲几个小时马桶,不怕得痔疮啊。”
“谁说我是蹲着的。”
李昂莫名其妙道:“难道马桶就必须要蹲吗?
盘腿坐在上面,或是像体操运动员一样双手支撑,或是直接双手倒立,都是可以一边健身一边冥想思索的好姿势。
完全不会有得痔疮的风险。
另外顺带一提,马应龙牌子的痔疮膏非常不错,清热减燥,活血消肿,对人体皮肤具有良好的亲和性,
甚至可以当做祛除黑眼圈的眼霜,
缓解嘴唇干裂的润唇膏,
治疗鼻炎的药膏。
我的一个朋友,东大肛肠医院住院部二号楼三层零七室四号床常年痔疮患者老张还告诉过我,他用这玩意儿治好过自己的口腔溃疡。”
“…不是,你为什么对痔疮膏这么懂啊,而且老张又是谁啊,是付费DLC的新人物么?我怎么感觉你很久之前跟我提过这个人啊?”
王丛珊无奈地揉着眉心吐槽,脑海中却开始认真回忆,小时候李昂有没有借着给她治疗口腔溃疡之名,给她用奇奇怪怪的药。
“没有人,比我,更懂医疗保健知识。”
李昂表情认真严肃,双手一张一合,比划得如同演奏手风琴一般。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很快就接近了中庭。
“呼…怎么感觉越来越冷了。”
李昂搓了搓手掌,呼出一口肉眼可见的气流,
他感觉了一下自己意识海洋中的灵能恢复效率,犹豫一番,还是没有使用心灵创造系的次级造物术,给自己造件衣服出来。
“确实变冷了,空气温度差不多已经降到零度一下。”
王丛珊挠了挠后脑勺的头发,犹豫道:“这些房间的门都开着,要不要给你找件衣服穿上?”
“不用,平塚家族的人估计已经遭遇了不幸,贸然动用这里的东西,可能会引起其他后果。”
李昂正色道:“而且日岛的衣服,不好,
殷市的衣服,好!
不是殷市的衣服,我不穿。”
“你决定。”
王丛珊撇了撇嘴,又挠了挠后脑勺的头发。
“等等,”
李昂像是注意到了什么,突然停住了脚步,左手搭在了王丛珊的肩膀上,“别回头。”
王丛珊心底一惊,站在原地,面朝前方,背对李昂,“嗯?怎么了?”
李昂没有回答,他深吸了一口气,伸手缓缓拨开王丛珊后脑勺的头发,
在黑色发丝后方,
看见了五个紫粉色的,像是衣物装饰一般的椭圆形薄片。
那并不是薄片,而是属于女人的,指甲。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