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撿漏 金元寶本尊-第4532章 4668 你們救不活大毒龍,因爲……看書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捡漏
不偏不倚的,他的身体就卷缩在那约柜中。
那约柜是从桑巴方舟圣山下挖出来的圣物,老荫庇还把他当做翻身的本钱!
然而,老荫庇却是从未想到过,这个约柜,竟成为了自己的最后归宿。
人算,从来都算不过老天爷!
这是绝对的真理。
方舟圣山约柜同样为一米三的长度,没了脑袋削瘦的老荫庇像是一只弓虾般刚刚恰恰的卡在其中。
那样子,说不出的怪异,说不出的滑稽,更说不出的恐怖!
在场的人看着一个在黄金圣台一个在那约柜中的老荫庇,径自有种说不出的快感和道不尽的感伤。
快感来自于内心,老荫庇终于死了。当年的叱咤风云的半神,现在的林中小屋里封神榜上的一缕阴魂。
伤感的是,前有金锋陨落,现在老荫庇又身死,凡世间大奸大恶者,又有谁有什么好下场。
亲眼目睹老隐蔽被砍头斩首,阿克曼心里说不出的快意恩仇。想起当年老荫庇对自己的点点滴滴,阿克曼又觉得有些惋惜。
金锋生前说,老荫庇的下场会很惨。不到几个小时就应了验。
老荫庇生前的时候,自己对他恨之入骨,但当亲眼看见老荫庇横尸当场,阿克曼又觉得自己不再恨他。甚至多了几许的怜悯和伤怀。
今天,真的像是北欧罗巴神话!
诸神的黄昏!
老荫庇死了,悬挂在世界树上方的封神榜,还要再收人!
因为,老荫庇的爆料。
老荫庇虽然死了,但他的惊天爆料所掀起的惊涛骇浪依余波依旧打得现场无数人心魂震荡。
但袁天狗却是根本不在乎这些,他只在乎约柜,只在乎神之国度。算计了金锋又怎样?他都死了。
自己为诺曼征服了圣罗家族,算计死了金锋,凭着这样的万古功劳,天下谁又能把自己怎么样?谁又敢把自己怎么样?
连杀六名侍女,斩圣罗家族血亲嫡系,再加一个半神的老荫庇,但那约柜的施恩座却依然没有任何异样。
毫无疑问,袁天狗失败了。
哪怕是六名精挑细选出来的神圣侍女纯洁的血,哪怕是大卫王嫡系血脉后裔,哪怕是修行八十年半神老荫庇的信仰之血也无法让神明将领。
他同样也没能开启神之国度。
四周的人如同躲避世界末日一般远远散开,生怕被袁天狗抓去活祭约柜。
残存的多名神圣侍女早已吓得肝胆尽裂,抱在一起哭成一团。其他各个势力也是人人自危。
谁也未曾想到,原本好好的刻字竟然会演变成现在这般情况。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约柜已经被亵渎再不可能出现神迹,但袁天狗已经走火入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照这样子下去,保不齐这屋子里所有信众都要被他砍了活祭。
以袁天狗今日今时的地位,真没人能阻止得了他。
“菲利克斯,停下来!”
“你杀了我吧!”
“菲利克斯。我愿意用我的信仰之力活祭约柜!”
Michael大长老推金山倒玉柱又给自己的学生跪了下去,嘴里哀拗切切发出最深最痛的忏悔。
“我错了!”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你杀了我吧。我也应该死。”
“你拿我去献祭吧。菲利克斯!”
“不要再残杀无辜的人。他们,也有妻儿啊。就算你把全世界的人杀光,也无济于事的!”
“结束吧我的孩子,你不是坏人。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
或许是那妻儿二字触动了袁天狗的心房,一下子的,袁天狗停止了动作。
浓浓腥臭的血腥味令人作呕,横七竖八的尸体令人发指,惊恐万状的人们恐惧的抱紧在一起。
但,那约柜,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从神圣的神明栖身的至圣所变成了血族该隐的血棺,哪怕是走火入魔的袁天狗也明白过来自己的失败。
所有的努力,所有的骄傲都在这一刻荡然无存。一切的尊严,一切的荣耀也在这时刻化为乌有。
自己打败了金锋,打败了Michael大长老,却败在了约柜之前。
到现在为止,袁天狗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自己,就这么败了!
自己打败了金锋打败了老师杀了自己的学长,那又怎么样?却无法开启神之国度。
这种遭遇就像是在仓储捡漏那样,打败了所有人拍下了公认最值钱的仓库,却是在最后时候发现那柜子里毛都没有一根。
天下最惨最悲最滑稽之事,莫过于此!
站在这世界的最顶端,袁天狗却是涌起最深的疲惫和挫败!
“哈哈哈,哈哈哈哈……”
“桀桀桀桀桀桀……”
袁天狗突然间笑了起来,从圣台上捡起被血浸湿的半截大雪茄点燃,站在那约柜之前肆无忌惮的狂笑。
六方势力的人马站在那里静静看着袁天狗,神色各异。
所有人为了这一天拼命的布局拼命的算计,但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任任何人都不会想到过,会是这么一个结局。
“机关算尽太聪明,算来算去算自己!
人群中传来一个清冷冷的声音,特别的刺耳。
盛怒之下的袁天狗顿时炸毛:“你说谁?死驼子!”
阿克曼静静说道:“别激动,袁先生。我说的是我的老师wiIIiam陛下。”
袁延涛凄声叫道:“你想说什么?”
阿克曼无惧袁天狗可以杀人的目光,冷冷说道:“我想说,这场所有人都拼命投入的戏,没有一个人是胜利者。”
“谁说没有胜利者?我就是!”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撿漏-第4532章 4668 你們救不活大毒龍,因爲……
袁天狗昂首俯视驼背的阿克曼:“我是唯一的胜利者。谁敢说我不是!”
阿克曼神色平静漠然说道:“唯一的胜利者,是你的大主子石匠王,还有你的二主子李海云先生。”
此话一出,袁天狗顿时变了颜色。
阿克曼却无视袁天狗继续说道:“其实你也是输家。”
袁天狗杀气腾腾沉声叫道:“我是输家?笑话!”
“袁先生,你没输吗?”
“我输了?!”
“我输了什么?”
袁天狗冷厉叫道:“我开不开约柜,那我也打败了金锋。我打败了金锋!”
阿克曼轻描淡写回应过去:“有的人你是打败不了他的。你可以杀死他消灭他,却不能打败他。”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可以打败金先生。”
袁天狗唰的抬起勇者之剑遥空指向阿克曼:“但他死了。这就够了!”
阿克曼淡淡说道:“但他不是你打败的。你都不敢跟他正面交手。”
“我当然有跟他交手。”
袁天狗傲然叫道!
“不。你没有。”
“你只是披了你大主子的人皮才有勇气站在这里。”
“实际上,你很怕金先生。怕得要死。”
“实际上,你,是金先生永远的手下败将。”
“实际上,你从未赢过他一次!”
袁天狗面色唰变,已然动了真怒,剑指阿克曼厉声低吼:“我没赢?”
“我跟他交过手。我把号角金杠组装好,我找到了约柜真正的秘密。”
“我赢了他!”
“他死了,我活着。我就是胜利者!”
小屋内回荡着袁天狗歇斯底里的咆哮,在其他人眼里不可一世就连圣罗家族都踩在脚下的袁天狗在阿克曼眼中,却如同小丑。
阿克曼根本没把袁天狗放在眼里。
在谛都山一帮人眼里,袁天狗就是草芥刍狗。
突地下,袁天狗双眼赤红,杀气狂飙。勇者之剑指着阿克曼狞声爆吼:
袁天狗红着眼,厉声叫道:“我赢他一次就够了!”  “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
“我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收破烂的死了,我还活着,我就是最大的胜利者!”
“我就是!!!”
阿克曼木然看着袁天狗,嘴里木然说道:“你确定你是胜利者?”
袁天狗狞声大吼:“我当然是胜利者。”
继而、袁天狗仰天大笑,慢慢低头,碧蓝的眼瞳直直盯着阿克曼:“告诉你,那世界树的果实,是假的!”
“假的!”
“你们上当了!”
此话一出,氢弹爆响,将林中小屋所有人炸成灰灰。
神圣之城众人面色剧变,谛都山等人目眦尽裂,杀气漫卷。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