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i3u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美漫喪鐘》-第2429章 不存在或不可知鑒賞-xjv2v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美漫丧钟
“这个小绿人名叫奥德,是个来炸地球的外星人,听说这么做是因为某个神的神谕。”苏明也顺着台阶就下来了,没有继续跟阿戈摩托较真:“我请你们来,就是想解决这个问题,凡人想要毁灭地球,当然有我这个普通人来对付,但他背后的神假如想要毁灭地球,是不是你们几位得有点表示?”
“哦?地球是宇宙中所有神秘的根源,想要占领地球的神我见过很多,还第一次听到有能舍得毁掉它的。”霍格斯呲了一下牙齿,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它伸出了由能量构成的巨大爪子,将地上的外星人抓了起来:“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们的邪神叫什么!”
奥德的那点实力,对于霍格斯来说估计连灰尘都算不上,更无法对抗这种来自灵魂层面的命令,那是一种类似于言出法随的控制技巧。
他用破碎之地的语言,说出了一个拗口的名字,想必那就是他们崇拜之神的神名了。
狼性老公,玩刺激! 哇坑MM
霍格斯把外星人丢落尘埃,变身成了人类大小的大青虫,抱着水烟罐子蠕动到丧钟身边:“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神,而这个宇宙中,我们不认识的神就意味着不存在。”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维山帝三位之间能够无需语言直接交流,他的意思,就是奧淑图也不知道有这么个神明的存在。
而奧淑图作为最初的古神之一,她知道的事情非常多,不在世界树之下。
“大佬你确定吗?”苏明递给大青虫一根香烟,又给他点上,拍拍那软糯的身体:“要不你们几位再仔细想想?有没有谐音或者类似音节排列的存在?”
“想什么?”霍格斯都气笑了,它的触手抓着香烟,熟练地一弹烟灰:“来,你倒是告诉我,有什么神的名字会叫‘吱吱吉吉古隆冬’神?我知道你办事向来谨慎,但这也谨慎得太过份了啊!”
是的,刚才奥德说出的名字就是这么一串音节,苏明从这位死去妻子脑袋里读取到的也是这个。
虽然是搞笑了一些,听起来就像是大祭司胡编出来骗人的……
但不问问维山帝,总归不能确定不是?万一真有叫这个名字的搞笑系神明呢?
“那没事了,辛苦你们来一趟,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不过如今苏明得到了答案,事情就变得容易不少。
看那奥德绿脸都变成惨白的模样,接下来也该送他上路了。
叶公好龙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奥德一直崇拜着一个由他们帝国高层编造出来,控制思想和人心的‘神’,一个偶像。
可如今见到真的神了,他反而一时间被吓得不能动弹。
真是个悲剧。
“你最好知道该怎么做。”霍格斯压低了声音,大青虫头顶的眼睛向旺达那边瞄了一眼,像是暗示着什么:“我很喜欢你,你千万不要自误,时间变得模糊不清,未来的事情一定要小心。”
“我明白,谢谢你,这瓶酒你也拿去。”
苏明又掏出一瓶酒来递给青虫,毕竟霍格斯爱好广泛,比起奧淑图来说好打交道不少。
他说雁不哭
霍格斯的脸上露出个满意的笑容:“行了,那我们就走了,还有下次就別烧纸钱了,记着啊!”
重生之二次元抽奖系统 书丛网
青虫腾空而起,重新幻化为巨大的老虎脑袋,三位一体维山帝的幻象随之一亮,然后就渐渐消散在空气中。
而这时,周围才响起一片片‘松了口气’的那种吐息声。除了黑蝠王,他还是没有张嘴,就是鼻孔张得很大。
苏明摇摇头,迈动脚步来到奥德面前:“现在明白了吗?”
“……”被霍格斯随手丢了一下就是重伤的奥德趴在地上,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被骗了一辈子,你的妻子也被骗了,你们所有人都生活在高层的谎言之下,名为神权的集权制,真是够落后的。”丧钟接过绞杀递过来的弯刀:“准备投降赴死?还是想再挣扎一下?”
“战士不会不战而降,这次我要为自己而战。”奥德挣扎着爬起来,他拄着自己的大剑:“你会报复我的星球吗?那个美丽的地方。”
“你想毁掉我的地球,还问我这个问题?”丧钟面无表情,他的声音从面罩下传出:“我给你一次出剑的机会,在你妻子的心中,你有着全族最高明的剑术,我想见识一下。”
穿越父皇是昏君
奥德的手掌摸过了剑身,听到他妻子这个称呼,甚至还露出了一点笑容,就是放在鳄鱼脸上显得有些丑陋。
都市血狼 詠苼芝戀
“如果你满意我的剑术,那么能放过我的星球吗?我的妻子希望我能拯救大家,我想最后做一次英雄。”
“出剑。”苏明举起了弯刀,摆出了架势。
卧龙教师 瑾轩
盛世婚宠:染指惹火娇妻 墨籽言
而下一秒,就是刀剑交错。
金光一闪之间,奥德的无头尸体跌落尘埃,那把大剑也滚落在不远处,青色的血液顺着地上的脚印流淌着。
苏明上下抛着手里的人头,无语地歪了一下嘴,果然,广告是不能信的。
中华高手在异世
这所谓的剑术,除了势大力沉外,找不到任何其他优点,甚至连当年苏明自己即兴创造的‘拜年剑法’都不如。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绞杀。”
他把人头往身后一抛,肩膀上冒出的小豆芽瞬间变成一条黑色的触手巨龙,一口咬住它吞了下去。
瞬间,大量的情报涌入了宿主的脑海。
“啧,他明明有很多次都怀疑那神明是否存在,一切是不是高层的骗局,但从小接受的愚昧宗教教育还是害死了他。”苏明摇摇头,走向表弟和两位女孩那边,同时还跟绞杀闲聊。
“嘤。”
白面鸮的日记本 卫了酒
缘起恋浮生
绞杀表示也正常,宇宙这么大,什么样的国家都会有的,再聪明的人也总有弱点,这不是宿主经常说的吗?
苏明摸摸豆芽脑袋,看着那白色的月牙眼睛眯成一条缝:
“你说的对,接下来把坐标传给赛普尔克吧。”
上月球的四人再次站在一起了,黛西和旺达此时互相拥抱着庆祝,而韦德则在扣鼻屎。
“这家伙弱爆了,我还以为真是另一个蝙蝠侠呢。”他又开始事后诸葛了,一边用贱兮兮的语气说话,还一边用沾着鼻屎的手指到处比划:“早知道就该我上,也不用叫什么维山帝,我过去就是一个左正蹬,一个右钩拳,保证把这家伙打死。”
“把面罩拉下来,我们该走了,问题还没有解决。”
苏明敲了一下他的头,没好气地说道。
“什么问题?”韦德把指头放在嘴里嗦一下,听话地拉下面罩:“坏人已经挂了,地球也安全了,你也该给我结账了,skr。”
“既然那个神不存在,那么大祭司是从哪里知道地球位置的?破碎之地在距离我们数千万光年之外的河外星系,是谁告诉了他地球的坐标?”
苏明嫌弃地扭头,不再看韦德那吧唧嘴的动作,而是讲出了问题所在。
死侍叹了口气,刚才嗦过的指头又去扣起了屁股,他带着伤感却又有点爽的复杂表情:“懂了,果然还是有更高一层的幕后黑手,唉,现在的钱是越来越难赚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